癌症,又见癌症

2008 年末,刚来这个公司上班不久,认识了宁波一个女孩,今年 30 岁左右。当时不知道她是谁,反正和我老板娘认识,经常过来,后来得知,她可能在这里上过班或者曾经兼职过,在本市玉环县上班,但私底下经常拿我们自己的货卖给老外。她和我老板娘的关系不错,经常来公司,2008年末2009年初一段时间,我听说她患了癌症,乳腺癌,在上海化疗。

化疗那段时间我见过她,头发都掉光了,但是我和她只是认识,她又属于我老板娘口中我应该严重学习之对象,而且比我大好几岁,外贸又做的比我精通,据说英语也比我好,因此就没怎么说过话。后来,化疗好了,头发长好了,在此从老板娘那里得到她的消息:她要结婚了。她来过,我看到过她的婚纱照。还好,她男朋友并没因为她得了癌症而嫌弃她。

前几天,全球知名的 B2B 站点 Tradekey 巴基斯坦总部售后服务人员给我打来电话,说我公司的 Tradekey 帐号中有 100 多封未回复询盘。我先是一头雾水,因为我公司没有注册过任何除 Alibaba 之外的 B2B 帐号,我有一个免费 Tradekey 帐号,但是基本上没有收到过询盘,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详细询问了该售后服务专员,才知道该帐号是宁波这位女孩注册的。我将此消息转告给老板娘,老板娘给她打电话,不幸的事情再次发生了—-她的乳腺癌复发。

此时她在宁波舟山家里,也许由于家里的经济状况,也许因为病情恶化的程度,没有去上海再次化疗。而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再也没有她的消息。哎,一个女孩子,化疗,头发都掉光了,看到她化疗后(康复期)憔悴的样子,心里真的特难受。好不容易痊愈之后结了婚,小孩都还没有,又再次癌症复发。据说,她妹妹正在上大学,还有她爸妈,全部都是她一个人供着。我打心底佩服她!

几个星期前,我的同事也是我老板的亲戚,在区中医院查出得了弥漫性肝癌,而且已经到了中晚期。之后第二天,我老板带他去了上海某专科医院,在肝病领域挺权威的,三天之后回来了,但我听不懂他们本地的方言,不知道具体病情有多严重,什么原因引起,能不能治疗,多长时间能康复。老板娘是那种管不了自己嘴的人,带去上海之后几天内,每次吃饭总是说一些不太乐观、病情非常严重之类的话。她心情极差,说的我伤心至极,眼泪差点流出来。

他,只不过 27 岁,去年刚结婚,女儿还不到 1 岁,性格及对人都很好。如果在上海确诊是弥漫性肝癌而且是晚期,估计最多只能活几个月到几年,生命随时都将终结,每次回来在楼下看到她愈发憔悴的身躯,总感觉不太乐观。我零星听到不少关于他病情的话,恩,不用说也是从老板娘嘴里说出来的,她妈妈是小三阳(或者大三阳患者或病毒携带者),他全家人都有问题(原话),他的病来自他妈妈,在医院检查之前,感冒在小诊所输液(用错了药/或者剂量),刺激了肝脏,之后还曾长期拉肚子,但是没有意识到问题的重要性,等意识到自己身体出现问题去医院检查,没想到已经到了中晚期。

弥漫性肝癌据老板和老板娘说,是一种是非常恶性的肝部肿瘤,肝癌病毒呈几何倍增并迅速恶化至全肝脏,据说他的彩超图片上面肝脏部分已经没有哪怕是一处是正常的了。我不是学医学的,对此不知情,但是在得知在中医院查出弥漫性肝癌之后的当天我老板出发之前告诉我这个消息之后,我在百度搜索查到弥漫性肝癌是不传染的,当时心里的确是长舒了一口气。但后来陆续知道,肝脏疾病的种类极多,光乙肝都有好几种,还有甲肝、丙肝,大三阳小三阳之类,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因为我不知道哪些肝病是会被传染的,百度知道上有人回答说“弥漫性肝癌,如果和大小三阳有关,是会被传染的”,那几天的确是寝食难安。

从上海回来之后的几天里,他两个姐姐还有他姐夫及他爸妈,都来路桥和他一起住了。虽然我还是不知道(我也没问,问了他们也不会告诉我实情)他的病到底是怎样的状况,但是他哥哥(也在我老板这里帮忙),以及我老板全家人以及他老婆还有他全家人几乎毫无一例外的去中医院检查去了,我在楼上上班,因此不知道楼下发生的事情,但是我看到过他们在桌子上扔的病例。

再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是我仍然没有清楚的搞明白他的病到底是否会传染,不过我老板给我解释过,说肝病的传染只有两个途径(血液和性交),按照他所说,我完全可以排除这两种可能性,但是他似乎在掩饰或者真的没有搞明白,蚊子是可以进行血液传播的途径之一,此外,肝病也是可以通过唾沫传播的,我几乎每天每顿饭都是和他和他哥一起吃的,而且,我还住在他的楼上。

两天后,我终于坐不住了,趁星期天,在本市另一家医院在医师的指导下做了全面的肝部检查,三天之后,我拿到了结果,还好,我一切正常,只是缺少 乙肝 病毒免疫疫苗,而且,我并没有感觉到身体某部位不适,因此总算是安心了。

在他哥化验的那几天,基本上不和我们一起吃饭了(意味着他自己也有问题、会传染吗?),而且老板娘还(在他们全家体检完毕之后)劝我“也去化验一下”,我当然会去的,不说我也会去。但拿到化验结果之后似乎大家都挺放心了,也来一起吃饭了。只是,我回来睡觉的时候,发现楼下得肝癌的这位和他老婆分开睡了,窗户和门都开着(为了通风也为了防止传染吗?)。

女人总是管不住自己的嘴,老板娘不止一次给我提到过老板的弟弟的老婆,说她是大三阳患者,还有她儿子都有问题(肝病病毒携带者,恩,又是母体传播),之前并没有意识到这些,但是最近几天也开始担心了,因为之前长期一段时间内,都是老板他妈在做饭的,而他妈和她弟弟一家人住一起的。

还不止这些,老板娘总是再说在暗示她自己本身的问题,比如:她一会儿有肾结石,一会儿有乳腺癌(我看到并且可以确认的确在吃和此有关的疾病的药),一会儿又说她自己检查出什么但是不会传染,我真的不知道她在暗示什么,或者想对我说什么。但适得其反,使我我愈发担心、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和可能遇到的威胁。

怀消息不断,某天吃饭的时候,听老板娘说宁波那女孩去上海治疗了,但是她说一闻到她什么时候好的时候,她就大哭,生命总是如此脆弱不堪,估计那女孩子剩下的日子也不多了。

真倒霉,和我有关的两家人,都可能有严重威胁我健康的传染性疾病。他们总是在暗示我不要担心,但是实际上,我听的已经够多了,已经足够严重影响到我是否该决定再在这里上班,而事实上,我早有决定要离开,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无论你赚多少钱,自己的健康,以及自己是否每天都能开心点,才是最重要的!

补充:在我来路桥之后,我老板有两个店,我在他们那个店吃饭上班,另外一个店由当时老板娘的亲戚和老板的亲戚(换肝癌的这位)共同看管,但是我住在另外这个店里的。不久后,这个店完全交给了老板的亲戚,而且我上班的地方也搬家了。但是我一直在老板老板娘所在的那个新店里上班,在另一个现在属于老板的亲戚的这个店里住。我住三楼,楼下是老板的亲戚和他老婆。

现代社会,一味的追求经济发展的手段和成果,不计一切后果,大量河流被污染,很难找到安全的饮用水。蔬菜瓜果甚至动物被污染,吃下去难免致癌,还有手机、电脑等辐射……总之,找个绝对安全的地方过完这一辈子,似乎真的很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