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胡思乱想

胡思乱想

继续写博客吧

博客荒废多时了,之前用的那个 wp 主题越看越丑,一时间又找不到适合我的,所以就这么拖着,事实上已经很久很久连我自己都不管这个博客了。今天,搜索东西的时候竟然搜索到本博客很久以前的一篇文章,哇,这才意识到原来写博客这么重要,它再次证明:没有回忆的人生是多么空虚,如果年轻时不写些东西,那么老的时候会发现自己真的一无所有,因为所有的记忆都是空白的。

从 Google 宣布 Google Reader 终要死亡的那天起,似乎大家都在找合适的 Google Reader 替代品,我也找了好几个,也许习惯成自然,总觉得它们都不好用,也懒得去适应,所以竟然把坚持了 N 年的每天看 Google Reader 的习惯给终结了。

无论如何我觉得 Google Reader 之死绝对是好事,自己不阅读 RSS ,所以肯定会省下很多时间来写。我发现,自己是写不出什么高深的话题,也无意把这个博客打造的多么受欢迎。既然是个个人博客,那么写些琐事也行,也不要求时候有人看,等哪天年老了,看看自己的博客,才会知道自己是如何走过这一生的。

很多人曾经写过博客,虽然现在不写了,但仍然投入几百美金每年在 Hosting 和 Domain 费用上,我就是这样的,为什么要让这些钱浪费呢,所以还是多少写点儿吧。现在才发现 wp 自带的 TwentyTwelve 主题质量这么高,简洁、大方、易于阅读,那以后就跟默认主题混了。

网络情人节?

今天是 2010年5月20日 ,传说中的网络情人节。

那明天 521 ,百度会换上什么 Logo 呢?

本来昨天晚上就决定不跟某人说话直到周一,不过这么“特别”的日子,

虽然真的没当回事,还是忍不住发短信“问候”。

惊讶的是居然被回复,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等周一。

Continue reading

I just want you to hold me

One evening last week, my girlfriend and I were getting into bed.

Well, the passion starts to heat up, and she eventually says “I don’t feel like it, I just want you to hold me.”

I said “WHAT??!! What was that?!”

So she says the words that every boyfriend on the planet dreads to hear…

Continue reading

南周:流水线上的“生命之轻”

五一劳动节,广东佛山举办了一场名为《劳动者》的纪实摄影展,有一点儿意思的是,被拍的主人公、参展的摄影师和前来看展览的观众,有不少就是常年在流水线上打拼的青春少年。在顺德一家家具厂打工的湖北籍女工赵琴说:“看到这些图片,很心酸,也很欣慰,没想到我们外来务工人员的图片也能走进展厅。”外来工的形象,的确鲜有出现在这种场合,即使出现,和真实的他们有多少差距,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王轶庶 (广东)占有兵/图 实习生 刘志毅/文

深圳龙岗一家加工厂内,一位女工在光线幽暗的车间里 操作机器。有员工认为:“多加班的工厂才是好厂。因为不加班,根本挣不到钱。” (南方周末记者 王轶庶/图)

Continue reading

谨言慎行

昨天晚上跟椒江和黄岩的两个朋友在路桥 全雍城 吃韩式烧烤,边吃边喝酒边聊天。

我朋友给我接了一大杯啤酒,我一杯喝完,脸开始发红,不,全身都变红了。

脑袋里面开始轰轰的响,心跳加速,感觉头晕,但我没醉,头脑尚且清醒。

后来,我朋友又拿了一瓶韩国清酒,三两喝下去,开始受不了了,感觉头晕的更厉害。

不过我依然没醉,脑子仍然很清醒。

我们自始至终都在聊天,吃完之后还带他们来我房间“参观”。

之后我送他们走,然后回来就洗澡睡觉了。

躺在床上,睡不着,倒是想起了跟他们吃烧烤的情景。

感觉,我有时候真的好幼稚,尤其是我说话的时候。

感觉有些话就不像是我说的,可偏偏的的确确是我说出来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昨天晚上给我的感觉特强烈,我意识到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