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难眠,想到你了

在 Fedora 下,Rhythumbox 一遍又一遍的播放着自己喜欢的音乐(一共几百首,上班无聊下载下来带回来的,每次启动 Rhythumbox 后随机播放),凌晨 2:00 了,一点也不想睡觉,坐在笔记本屏幕前面,听这歌,夹杂着窗外滴滴答答的水声,思绪万千,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前几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想起一个人,今天晚上再次想起她,找了半天她的 QQ 号码,以为再也找不到她了呢,记得去年 5-6 月份问她我们在西译时她介绍给我的她的一个朋友的时候告诉过我,这是她的新 QQ ,原来的 QQ 自从我毕业之后再也没有看到上线过,没有加她新 QQ,那个时候 QQ空间 还不支持 Firefox ,在 Fedora 下聊天也没有官方 QQ ,诸多不便,每次用 Firefox 打开她的空间只能阅读她的 Feed ,我记得我阅读过她写的 Blog ,但不知道随手将 Feed 地址保存到什么地方了,也许在我某个博客的某篇文章的留言处,也许保存在 Google Calendar ,也许在 Google Docs ,也许在 Gmail 或者 QQ 信箱,也许在饭否,也许在 Twitter ,翻来覆去的找,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找到了,大海捞针,好幸运,从她朋友告诉我这个新 QQ号码开始,意味着我又能联系上她了。


我和她,偶然间认识,又突然间失去联系,接着又幸运的再次找到她的联系方式,也许是缘分,也许是上帝的安排,也许…… 可她的照片和我记忆中她大二的样子一点也没变……

记得那是我大二的时候在西译西区网吧上网认识她的,那天她坐在我旁边,网吧的电脑那时候仍然用 Windows 98,电脑配置很烂,她的电脑出问题了,正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我主动帮她了,她很感谢我,之后主动问了我的名字和手机号码,然后下机回去准备晚自习了,没过多久,在我回宿舍的路上在她们宿舍旁边的小卖部旁边收到了她的短信,就这样,我们认识了,她叫唐焕,大一,英语导游专业,生日比我小几个月,也是陕西的,我汉中,她陕北洛川县,她有一个姐姐还有一个弟弟……

后来一段时间,我们经常在西译校园逛,有一次我带她去我们教室,我坐我们班第一排一进门的位置,我身后的同学议论纷纷。有时候去她们那边的教学楼上课,也去过她们教室,我们的教学楼挺近的,有时候上课或者下课在路上或者回宿舍的路上能遇到她,经常发短信,或者打电话。

记得有一次我们坐在我们教学楼后面的花园的凳子上聊天,那时候她用 Bird 手机,功能挺多的,当我翻到 Menstrual Cycle 那个功能的时候,她不好意思的让我“别看了”,而我用的还是不知道什么型号的我爸都不要了的 Alcaltel ,都不好意思给她手里。我搂着她,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那个时候的我很内向,很不喜欢说话,很晚了,快到熄灯的时候了,校园主干道上都没人了,突然几个老师过来了,肯定是抓谈恋爱的来了,我们都很怕,也确实很晚了,然后绕着走了(我真不男人:-D)

还有一次周末,她约我去西区门口对面的网吧上网,在上网前我们一直朝翠华山下那个方向一直向前走,边走边聊天,在太乙河桥旁边某个位置停下了,路上实在太黑了,没继续往前走,回来的路上路边有个男人随地XXX,搞的我很不好意思,让她“别看”… 在网吧,我用摄像头拍了一些照片,她看电影… 后来将这些照片保存到了 Yahoo 360,谢谢 Yahoo ,今天晚上我又找到了,让我多了份回忆(照片在后面)。

五一她要回家,从西安到洛川也就几个小时的车程,我送她去汽车北站,她拿的东西挺多,后来放假回来,她好像还去了次宝鸡,然后就不怎么理我了,发短信不回打电话不接,我也不知道在这之前发生了什么,不是她和别人,而是我和她,时隔多年,我不记得了,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当然,我也只记得她这么多了。

现在总是很怀念在西译的日子,有些画面常常在我脑海里回荡,我那个时候我太内向了,不喜欢说话,其它表现一般般,很邋遢,想想我就生气,三年就这么让我混过来了,好想重来一次,伤心中……

认识她是大二 2005 年 4-5 月份之间,偶然间相识,又莫名其妙的失去联系,前后也就一个月时间,三年后的 2008 年 5 月末,我又得到她的联系方式了,感谢她的朋友,居然还知道我是谁,可是几年前是人家主动不和我联系的,而且人家毕业之后在西安做导游,在她 QQ 空间感觉人家过的挺不错的,我也混的说的过去,现在虽然相对于几年前我个人在各个方面改变巨大,但又何必要再去打扰人家呢,人家也未必还记得我…

今天晚上再次想起她,莫名其妙、糊里糊涂写了这么多,不知道是为谁写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写,姑且放在这里吧,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又不会重来一次,虽耿耿于怀,但悔已晚矣。

刚刚去洗手间,突然记起一个 9 位的数字—-410104511 ,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数字,打开 QQ ,居然发现—-这是她 QQ 号码,第一次认识她在西区网吧上网我们相互加的她那个时候使用的  QQ 号码,马上四年了啦,太不可思议,有时候真的很佩服自己的记忆力,这算刻骨铭心吗?

今年是我本命年,比起我的同龄人,我已经比他们早在社会上混 1-2 年,我还年轻,后面的路还很长,用情、用心过好每一天!~

To be continued or updated … comments of this post are not allowed.

Sorry, only those who have replied to any posts of this site could see the hidden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