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印象之人物介绍:曹玲霞

毕业之后就在台州市天台县上班,2006年12月其作为所谓之“推荐人”将我“骗”进传销网络。与“传销“”结缘“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在大学三年认识了这个也许就不该认识的人,她就是曹玲霞,不提此人也罢,因为就算我在传销网络里面都没有和她说过几句好话,由于其认识宁夏某人并最终害人害己,西安翻译学院外国语学院英语331213班同时毕业,也许她现在在宁夏中卫市的日子要难过的多。

此人名叫白雪皎,2006年12月应曹玲霞之”邀“,在传销网络”考察“时认识,传销的课讲的不错,至今记忆犹新,原来他是西安思源学院高材生,我去的”考察“之时,正好他的父亲也在,原来传销里面的老大安排他讲课是讲给他爸听的,居然发展他的父亲,下面是他们家的合照。

真够厉害的,发展他妹和他爸,不提也罢,他还可能是曹玲霞的男朋友,我不笨,有迹象可以看出这一点,白雪皎叫他爸来传销网路之后就和他妹回家了,他和曹玲霞的QQ头像正好是一对,而且有消息证实曹玲霞离开之后,去找她男朋友去了,找谁呢?白雪皎呗,而且他就是山西的呀。

昨天那俩倒霉的孩子,均在 18 岁左右。但愿他们现在很好。

左一女为河南籍,现在是所谓的”经理“级别?(传销的第三个级别)

传销租的房子里面的所谓库房,东西乱七八糟的摆着。这些照片是现在为止仅有的一些传销的印象之一。

其实,曹玲霞只是作为我加入传销网络的”牵线者“,我倒霉的进入传销网路,其实并不是栽在曹玲霞的手上(她并不具备如此之能力,当初让我去,只是我刚刚毕业从4月份至12月初一直在天台县某公司上班,工作很无聊,而选择去洛阳散心,毕竟她是我同学,去见她,而且她说”那里的龙门石窟和罗浦公园很好玩“,我就带着数码相机过去了),而是栽在当时所谓的”寝室领导“名叫张惠的手上。

张惠并不是我刚刚去传销网络的时候住的寝室,而是下午他们带着我去串寝认识的另外一个寝室的”领导“。后来我才知道她其实就是我就是她的网下,难怪她要那么费尽心思的来留我,要知道那个时候她刚刚荣升”寝室领导“也就是传销的”主任级别“为时不长。

张惠是山西医学科技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宁夏石嘴山人,她其中的两个妹妹和弟弟都在传销网络,她妹妹还曾发展过他爸,我当时看到过。现在早就是传销的”经理“级别,传销的第四个级别,据称是”万元工资“打底。哈

我现在对这个传销网络的了解和认识就停留在这些地方了,毕竟,我已经忘的差不多了。这个传销网络可能还活跃在河南省洛阳市郊区史家屯村,我并不想管太多,虽然当初刚刚离开传销的时候想开博客把我知道的关于传销的一切东西都写出来,以防止更多的人上当受骗,后来想想,我也是受害者之一,我没有那么善良,毕竟管好自己,管好自己的朋友,以防他们再上当受骗,已经是不幸之万幸了!

突然想写这么多,是因为我一个朋友,至今还在传销里面的朋友,打算本月末离开去银川,问我钱的事情,也罢,她终于解脱了。每个人也许都是善良的,传销并不是某些人所说的那样是由几个人控制并发展的,只是,在那种环境之下,也许只要你一加入,发布发展,发展谁加入都不是你能控制自己的了。还好,我虽然也发展过仅一人,可是他并没有加入,对他的影响比较比较小,我内心也少难受很多。

在我离开的时候,那个传销网络的成员主要来自陕西,宁夏,河南,少量来自东北,据称,这个传销网络就是这么一步步从东北发展起来的,发展到山西的时候,他们选择了在”洛阳“安家落户。当然,现在可能还有更多全国各地的人加入,这都不是我自己所关心的了,倒霉的人,也许还会源源不断。

我内心太善良,在做某个事情之前,我会选择先去了解该件事情本身,刚开始我听到的全部都是好话,那全都是谎言,时间长了,慢慢知道很多真相,真的不忍心将我任何一个朋友拉下水,我唯一叫过去”考察“的朋友,还是在张惠的大力帮助之下才过去的。我不想骗人,也曾经几次想到过离开,在浙江工作的好好的,根本不想”骗“我爸要钱,然后从新来浙江过正常的生活。不过最后还是过来了,感谢我的朋友们!郑玉军及曹建龙,没有他们我就没有今天。有今天这样的进步,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我在传销里面也学了不少东西,说心里话也有改变,包括我自己的性格,对人对事的看法,我是幸运的,毕竟,要比那些周围的人各个说,”这家伙在哪哪干传销“之辈要好的多。

还有,洛阳市工商局并不是没有没有去查过,人家严打过,当时史家屯村还有另外一个四川的传销网络,而且洛阳市区还有多个传销网络在活动,严打之后,四川的网络不得不离开史家屯村,而且他们更人多势众,相信洛阳市政府还是尽力了。不过山西此一网络一直存活到现在,也算是洛阳市政府执政无力的表现了。我都不相信洛阳市政府不知道某某地方有一群人在干传销,我更相信,山西这些人很”听话“,少滋事,带动史家屯村社会经济发展的地方保护主义吧。

可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那些干传销的人的未来,前途被毁,没有想过他们的家人以及亲戚朋友。

话又说回来,也许是我觉得自己没有足够之能力继续干下去,毕竟这个社会,干什么都是为了一个字–”钱“,不管用什么办法,能赚到钱,也算是每个人的能力了!毕竟,传销网络一直宣称他们做的”网络营销“(或曰”电子商务“)在史家屯村,在洛阳市区并没有法律上的非法。

干传销的确能够赚钱,它有一整套”合理“的入会费分享制度,每个人刚刚加入是需要一部分钱,当时是人民币3900整。虽然后来才之后,有些人几百,两千的都有,但是新加入的人上缴给”寝室领导“在上缴给”网上大领导“”经理“那里,”推荐人“,”寝室领导“,和”经理“以及上面的”总监“,总之,你的”推荐人“,”推荐人“的”推荐人“……都能得到钱,只不过,他们讲的课里面已经告诉你这些钱的分配方法了,每个级别能拿多少。

也不知道张惠现在日子过的怎么样,洛阳某地的某某宾馆,现在的空调调成多少度的,热不热,冷不冷?洛阳的天气也不怎么好受呢。没有再吃洛阳人民最喜欢的馒头了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