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两三事

倒霉的牛年

几乎每个周六晚上都很晚才睡觉,每星期上班六天,难得到了周六晚上可以出去疯一下。昨天晚上从商海南街回来吃了饭到家就 12:30 了,上网,一直上到凌晨 3 点才睡觉。今天白天基本上又睡了一整天,中午醒来吃了饭回来又开着电脑边听歌边睡,看我日子过成啥样了,每天除了上网就是上网。

下午 6 点多出门,下楼,发现老板的妈妈在二楼做祷告,她侄子小红肝癌晚期,最近她们晚上常来,因此见怪不怪了,我悄悄下楼。在一楼看到小红的哥的电动车,原来他整天都在这边,没在我们那边上班。奇怪的是我没看到小红他老婆和他老婆的哥哥,还以为她们知道小红癌症命不久然后回娘家了呢,后来她哥哥回来了,才发现我是虚惊一场。

小红老婆的哥没回来之前,我在一楼,隔壁乔抱着小红未满周岁的女儿,后来有人来配钥匙了,没办法,只能临时照看一下小红他女儿,我和这小孩不熟,我一抱她她就哭个不停,小红他两个姐姐下一楼客厅来坐着,好像刚哭过,我没和她们说话,小孩一直哭,但是小红的两个姐姐又都上楼(祈祷)没人在了,我抱着她出去走了一大圈,还好出去就没哭出来了,后来乔忙完了,他抱了一下就哄着睡着了。

小红老婆的哥哥回来之后我看他们不忙了,肚子也饿了,就出去吃饭,刚回来,隐约发现隔壁店里某人抱着小红女儿,卷闸门锁上了,我从后门进来,发现屋里没人,给乔打电话,刚开始的时候没人接,后来他给我打电话,我还没接就挂了,再后来我再打过去,他说他们在医院,原来今天小红病情可能持续恶化,所以在我吃饭期间被紧急送往医院去了。

小红还那么年轻,女儿还不到一岁,人很好,真的希望他能挺过去。

弥漫性肝癌真的好严重啊,扩散速度很快,老板上次送他去上海,不知道为什么没手术化疗而是只是买了些药回来吃,可能这几天药的作用不大,癌变的细胞持续扩散以至于小红挺不住了,前几周偶尔还能看到小红出来,可是最近几周基本上没有见过他了(当然我也只是晚上才回来)。

小红在这边的医院被检查出的了癌症之后,没有在这边治疗,我老板直接带到上海去了,在那里确诊是肝癌晚期,而且短短几天之内癌变的程度就增加了,全部肝脏已经找不出一点好的的地方。不知道我老板为什么没安排上海的医院立即手术,虽然老板娘说小红肝脏每一个好的地方了,肝移植难度很大,小红身体抗不住,所以就只能吃药了。但是后来老板说“他们(小红家里)没钱”,原来,这才是真相,我老板是不想帮他们出钱(或者老板本来也没钱),是的,有钱人花几十万的高价做器官移植,没钱的只能等死了。

所以在有生之年一点要赚足够多的钱,或者,每天过的开心点,如果那天不幸,至少这辈子没有白过。

其实我上次也说了,这两个家庭让我感到不安,但是无意看到老板她妈的化验单,化验结果是正常的,他们都去化验过,而他们自己都不害怕,所以我稍微开始有点放心了,再加上我自己化验结果也是正常的,所以我没之前那么担心,只要自己小心点就好。而按我的妥协之后的计划,我是打算在今年年底离开,这必须是一个最后期限。

今年是我本命年,所以这篇文章开始的地方放了一个可爱的牛,本命年很倒霉的,不知道小红这次住院会不会问我老板借钱,如果借了我就不好意思问我老板娘要钱了,前几天只给了我 1.5w 中的 5k ,可是很快被我用光了,还有工资没发,是不是她们也没钱了呀,也许是多虑了,但是希望能在过年之前给我全部结清,这样我就安心了。

对了,昨天刚到公司我老板和几个人在收拾房间,后来才听佳依说周一有个湖南的女的来上班,就明天了,希望我去了之后不要丢人现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