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这个叫紫耳根

刚刚在 Twitter 上看到这条消息:“RT @kunshou: RT: @panchunxiang: 刚看了下同学支教的照片,挺震撼的。尤其是支教女同学的那双手,还有她的笑脸。 http://bit.ly/3OorY”,在强大的好奇心的驱使下,忍痛看完了这个相册,想起了嘉佑小时候生活,上学的点点滴滴……

紫耳根

原来这种野菜叫紫耳根,一个多月前这边重庆的校友给我打电话请我吃饭,还点过这个菜,这种野菜广泛分布在川北和陕南各地,我的家乡就有,它“有股很大的鱼腥味儿,凉拌吃。” 我很喜欢刚刚从地上摘下来的味道,虽然有鱼腥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觉得很好闻。

紫耳根

我们主要是凉拌着吃这种野菜的根,我不知道叶子能不能吃,怎么做着吃,说实话,小时候在家里,从来没见过奶奶或妈妈做过这个菜,做着很麻烦。倒是,我小时候经常在野地里弄这种菜回来喂猪,现在也没人吃,现在不是六七十年代了,家乡的人们不缺吃不缺喝,谁还吃这个啊。前几十年,大家没得吃,穷人到处挖野菜,现在生活好了,可那些有钱人争先恐后到处买这种菜。

前几天,饭桌上有个金清人问我:“小彭,你祖籍是哪儿的?”,我沉思片刻,默默不语。这的确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一时半会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按中国人几千年传下来的规矩,中国人都是要写家谱的,我家也有,不过早在文革时期就毁了,家族的老人告诉我,我的祖上来自一个叫“麻城孝感”的地方,他们知道这个地方在湖北,还说湖北某地有大量彭姓人家,我们家族到现在的家乡定居到我这一代是第六代了,是真是假难以考证。不过我看到过我家那边的碑文,是清嘉庆年间立下的,可是碑文的内容和我家没有任何联系。有一点至少我可以明确下来,我家是清嘉庆年间或之后才迁移到现在这个地方的。

去年七月份回家,在西安到广元的车上,和广元的几位老乡一起,我家虽然属于陕西汉中宁强县管辖,但和川北甚至整个四川的方言相似,准确地说,我家的方言在四川话和普通话之间,因此基本上用方言和广元的几位老乡根本没有交流上的障碍,当我说到湖南和湖北话和我们四川话都很相似的时候,人家告诉我,是我们四川话像人家湖北话才对,他们也提到“麻城孝感”一词,说在明末四川大屠杀之后,“湖广填四川”,我们都是从那时候迁移来到四川的,因此四川话像湖北话。

很多四川的朋友们,一说到家谱,肯定记载“麻城孝感”这个地方,我家的家谱也有类似记载,难道我家也是是清代(一直到清代中期)移民潮中移民过来的?我家居住到这个地方只不过才 5 代人,是不是后来再从四川境内迁移过来,因此才保留“麻城孝感”一次在家谱中的呢?谁知道。

不管怎么说,我家就在四川陕西边境,我们和四川人语言、生活习惯最接近。回到刚才那组照片吧,看过之后的确让人很震撼,毕竟小的时候就是这么过来的,只不过,远远没有这些照片描述的这么艰苦,而且,现在生活更好了,去年 7 月份回家的时候,发现我小时候放牛的山上都已经长成了茂盛的森林,上山的地全部都荒了,本来打算走小路回家,看看我小时候玩的地方,还好没有,要不然,我根本翻不过那座山。

好想回家,好想看看小时候生活的地方,好想亲手在地里弄野菜……

0 thoughts on “哦,这个叫紫耳根

  1. cosbeta

    小时候也吃不惯,现在好像觉得很不错了,我们那里叫 zhe er gen,叫法差不多。

    ps:抗议这个模板的tab顺序有问题,写了评论,tab键,把我导到顶端了!

    Reply
  2. 嘉佑

    >>cosbeta 你又不是不知道啊,我只会用现成的,我哪会改啊。这种菜我们那里不叫这个名字的,但是我忘了叫什么名字了。这边的川菜馆有,现在觉得还比较好吃。我喜欢新鲜的叶子的味道。

    Reply
  3. ggyy

    哈哈,这个东西味道很好的啊我喜欢。好像还能入药,记得小时候夏天火比较旺流鼻血,老妈就拿这个给熬水喝就好了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