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难做了

几天前一个立陶宛人发来了一个长长的采购清单,算是这个行业比较大的订单了,拿去给老板娘,让她给我写了我们的最低报价。几天过去了,他终于昨天晚上在 Skype 上找到我,说我们的价格太高了,今天再次拿着他给的 Target price 去找老板娘,没想到一句话彻底伤了我的心,“这个价格太低了,我们做不了,不做”。 我一个邮件过去,如实转告这位立陶宛的客人,我们不做,因为他的目标价太低了。不是我的能力不足以搞定这个客户,而是她一句话就抹杀了我想尝试并尽力拿下这个客户的期望与可能性,是呀,比她给的价格哪怕再低一点点,她绝对会说我们没钱赚,宁愿不做。我比谁都明白,因为这样的故事不止发生一次了。

两年,整整两年了

2007年9月28日左右,从河南洛阳传销网络里出来,再次来到台州,在温岭箬横当时的朋友那里休整了整整一个月后开始找工作,从温岭箬横跑去椒江洪家,在那里的宾馆呆了不到5天,顺利在路桥新安南街找到了落脚点。那时的我基本上一无所有,受伤和绝望的心也刚刚调整过来,对自己的要求和期望都不高,真的,一切就只为了混口饭吃,仅此而已,而这里正好满足了我这小小的要求,但没想到是,这一干就是两年,整整两年了。 一不小心被骗进传销网络,以及后来在传销网路的经历并不是噩梦一场,相反,它改变了我对人对事的态度,影响了我的世界观,也改变了我自己(主要是性格),所以获益良多(我干的是传销,非法传销,因此前面的评论可能对你不适用,我也不是替非法传销说好话,它的确是国家强烈打击的对象),干过传销对我来说并不一定是坏事。 刚进去传销的时候,每天听他们的课,一个月下来,一个多小时的“课程”我居然能背下来并上讲台去讲课了,当时的“主任”多次安排我讲课,而且我“不负众望”,说实话,从小学到高中到大学,从来没有一次在讲台上不脸红不心跳加速的,但是在那里面我做到了!去了两个月之后,我从“新朋友”成了“老朋友”,“主任”给我安排的任务是去车站接“新朋友”,并带新朋友玩,引导他/她去听我们的“课”,并带他们去别的“主任”那里“串寝”,那些时候,每天挖空心思,想的是如何和新朋友聊天,如何和他们交流,揣摩他们的心理,嗯,还真有好多“新朋友”被我整“上线”了(惭愧啊,我也是身不由己)。

公司来新同事了

周六两个同事说公司有新人过来,一大早见老板和他们几个在收拾房间,虽然他们给两个同事说了,但那天以及之前从来没和我提到过这个事情,要不是我主动问楼下上来的打扫房间的这个同事,我肯定毫不知情。毕竟找来的人是和我一个办公室上班,也不提前给我打个招呼,对他们的做法很惊讶。 听说以前有两个广告公司的女的来这里推销业务,是老板娘的湖南老乡,所以老板娘让她们介绍几个做业务的过来,新来的这个女的应该就是她们介绍的,嗯,毫无疑问,也是湖南的。 周一的时候,那个女的果然来了,我一般8点或者稍迟一点才到办公室,她比我早。给她腾出来的座位上的电脑很久没用了,之前那个电脑上用的是宽屏显示器,后来公司出事情东西搬来换去的,现在用的是一台普通的尺寸的液晶显示器,因此桌面显示的有点变行,我看到她坐在那里,我一到办公室她问我早安,我什么也没说,而是告诉她这个电脑有问题,需要帮她弄一下,于是就下载最新的 Nvidia 显卡驱动,安装,安装杀毒软件,升级一大堆软件,卸载一大堆以前安装的但她用不了的软件,我想女生并不会搞这些事情,所以我就帮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