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上半年总结

上班上的人很累,今天没去学车,睡了半天,晚上到现在还一点睡意也没有。比起白天,我更喜欢晚上,因为只有晚上才是我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安静、没有电话骚扰、思维不会被打断,听着自己喜欢的歌曲,看着屏幕,感觉此时此刻全世界都是我的,让我可以更加专注于自己喜欢的事情,好吧,给 2011 年上半年来个总结。

也许是因为有了微博,也许是因为自己老了,再没有坚持做一件事情的决心,也没有了当初的激情。想当初,几乎每天晚上下班回来必写一篇博客才睡觉,可是现在再也找不到那种爱折腾的精神了。每当自己偶尔看看之前写的博客,总觉得写博客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因为字里行间记录了那时那刻自己的想法。时光不可能倒流,但可以被记录。

我曾经有多个博客,这个更新几天,那个更新几天,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时候,偶尔再将两个博客合并成一个,之后再折腾个新的出来…… 这个博客算是历史最悠久的,曾经将那些能拿的出手的比较适合在正式场合看的东西写在这里,因为现在不喜欢折腾了,所以我打算以后流水账什么的也写在这里,不管有没有人看,不管别人怎么评论,我只写给我未来的自己!

Continue reading “2011 上半年总结”

新的一年,良好的开端

打算睡觉了,睡觉之前意识性地检查了一下我的 Hotmail 信箱,有一封信邮件,打开一看,发现原来老客户刚付款了,该客户给我发来了银行电汇水单,高兴+激动ing。这是从家里过来从农历正月14开始上班到现在一个多星期之内的第5个订单了,差不多半个月在家没上网,一来接连几天狂回邮件,终于有收获了。

除了某个国家的美女在广州发来的样品单,其余四个算是这个行业的标准订单了,不算大也不算小,当然,或许更多的惊喜就发生在接下来这个星期,也许…… 总之过完了倒霉的本命年,今年应该会转运一点,总之,这意味着一个好的开始!

Continue reading “新的一年,良好的开端”

继续奋斗

继续奋斗

今天晚上刚刚吃完饭的时候,老板娘跟我谈话了,其实她也不是专门给我谈话,因为我和好几个人在一起看电视,虽然她看似跟一群人在说,可实际上就是在说我,仅仅针对我一个人。有时候我很烦,下楼,随口说“我想回家”,没想到公司里那两个小家伙给听到了,这句话居然一路传到我隔壁家伙的耳朵里,前几天晚上还专门来打听我什么时候回去呢。

Continue reading “继续奋斗”

两年,整整两年了

2007年9月28日左右,从河南洛阳传销网络里出来,再次来到台州,在温岭箬横当时的朋友那里休整了整整一个月后开始找工作,从温岭箬横跑去椒江洪家,在那里的宾馆呆了不到5天,顺利在路桥新安南街找到了落脚点。那时的我基本上一无所有,受伤和绝望的心也刚刚调整过来,对自己的要求和期望都不高,真的,一切就只为了混口饭吃,仅此而已,而这里正好满足了我这小小的要求,但没想到是,这一干就是两年,整整两年了。

一不小心被骗进传销网络,以及后来在传销网路的经历并不是噩梦一场,相反,它改变了我对人对事的态度,影响了我的世界观,也改变了我自己(主要是性格),所以获益良多(我干的是传销,非法传销,因此前面的评论可能对你不适用,我也不是替非法传销说好话,它的确是国家强烈打击的对象),干过传销对我来说并不一定是坏事。

刚进去传销的时候,每天听他们的课,一个月下来,一个多小时的“课程”我居然能背下来并上讲台去讲课了,当时的“主任”多次安排我讲课,而且我“不负众望”,说实话,从小学到高中到大学,从来没有一次在讲台上不脸红不心跳加速的,但是在那里面我做到了!去了两个月之后,我从“新朋友”成了“老朋友”,“主任”给我安排的任务是去车站接“新朋友”,并带新朋友玩,引导他/她去听我们的“课”,并带他们去别的“主任”那里“串寝”,那些时候,每天挖空心思,想的是如何和新朋友聊天,如何和他们交流,揣摩他们的心理,嗯,还真有好多“新朋友”被我整“上线”了(惭愧啊,我也是身不由己)。

Continue reading “两年,整整两年了”

好吧,是下定决心的时候了

刚刚,大学同学 Anson 给我发来 QQ 消息 “I’m going to Dubai next week”,对他来说这绝对是个好消息,但我当时就震惊了。前几天联系他的时候,他刚刚离职,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工作,况且他已经办好一切出国的手续,下星期就去迪拜,这是一家上市建筑公司,月薪 8k ,做翻译方面的工作。

Anson 在广东,发展机会也许比较大,但在浙江台州这破地方,同样也有混的比较好的,比我低一级的校友去巴西圣保罗、去迪拜,工资比我高,混的自然比我好。几天前和这位校友聊天,不谈不知道,原来我现有的工资水平,对一个毕业两三年的校友来说,还仅仅是中等或者中等偏上的水平。

有一次去玉环,和一家做汽车配件的老板聊天,问我期望的薪资标准和现有的工资水平,我如实告诉他,他居然说我现在比他那里好得多,“一年有个四五万就够了”,也许是他不相信我的能力,也许是他那里员工的工资水平确实很低,无论如何,这都不像是一厂之主,尤其是一个有上进心的工厂的经理说的话,既然专程从路桥跑到玉环去,既然跑到他工厂去,那么至少我希望我可以比现有的工作获得更多。

Continue reading “好吧,是下定决心的时候了”